NEWS CENTER
新闻检索search
银丰布局Yinfeng in Chinese
银丰站群Web site group
内容详情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最全肺癌靶向和免疫治疗药物解析
发布时间:2016-12-27 09:42:35 作者:管理员 浏览:1470次

靶向治疗与免疫治疗是继手术、放化疗之外治疗癌症的新方法。一般接受放疗和化疗后对患者身体的损伤较大,而靶向治疗方法可以通过药物精确的针对癌细胞进行杀灭,生物免疫治疗则通过应用各种生物制剂和手段,调节和增加机体自身免疫力和抗癌能力,达到抑制和杀灭癌细胞。今天小编为大家解析肺癌靶向治疗和生物免疫治疗药物,希望能加深读者对新疗法相关药物的了解,让治疗有的放矢。

1.EGRF RTK抑制剂

EGFR RTK抑制剂简称EGFR-TKI(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直接作用于EGFR胞内蛋白酪氨酸激酶,与ATP竞争性结合于酪氨酸激酶功能域,可逆或不可逆抑制酪氨酸激酶磷酸化。

目前临床上应用的第一代EGFR-TKI有厄洛替尼(商品名特罗凯)、吉非替尼(商品名易瑞沙)、和埃克替尼(商品名凯美纳)。一代TKI为可逆性EGFR-RTK抑制剂,目前广泛用于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三者均有相同的喹唑啉母环,药效学机理都是与过表达或过度活化的EGFR上ATP结合位点可逆地结合,抑制EGFR磷酸化酪氨酸残基的形成。其中,埃克替尼为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创新药,在其III期临床双盲对照试验中,疗效与吉非替尼相似,其不良反应严重程度是3者中最低的。但是,随着其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耐药问题日益突出。其中,EGFR-T790M突变约占临床耐药病人的60%以上。

二代EGFR-RTK以阿法替尼和来那替尼(Neratinib)为代表。适应征同一代EGFR-TKI,但为EGFR-RTK的不可逆抑制剂。治疗机理除竞争性地占据EGFR上ATP结合位点外,还能与EGFR结合口袋开口处附近所特有氨基酸残基发生烷基化作用或共价键结合,进而实现对EGFR的不可逆抑制。

三代及后续EGFR-TKI包括AZD9291和CO-1686等化合物,不可逆抑制EGFR,对野生型EGFR也存在抑制作用,并且对发生T790M耐药突变的患者仍有较高的有效率。CO-1686是一种新型的口服、靶向共价不可逆突变型的EGFR抑制剂,能够有效地抑制EGFR-T790M突变体,对野生型EGFR作用力弱。该药开发用于携带初始激活EGFR突变及主要抗性突变T790M的NSCLC患者的治疗。AZD9291与CO-1686结构类似,分子中都有Michael受体结构,能与EGFR受体的催化活性中心进行不可逆的共价结合。AZD9291在克服已有的TKIs获得性耐药方面取得了较佳的治疗效果。

2.ALK抑制剂

约 2-5%NSCLC 患者体内肿瘤染色体 2 [INV(2)(p21p23)] 的短链反转,导致 EML4 基因外显子 1-13 与 ALK 基因外显子 20-29 融合,形成 EML4-ALK 融合酪氨酸激酶,从而影响细胞的增殖、分化、和抗坏死功能。克唑替尼(赛可瑞)是口服型三磷酸腺苷(ATP)竞争性抑制剂,可抑制 ALK 和 MET 酪氨酸激酶,还能够抑制 ROS1 和 RON 激酶的活性。克唑替尼在全球多个国家获准用于治疗复治的 ALK 重排晚期 NSCLC 或转移性 NSCLC。

ALK 阳性患者经过开始阶段的克唑替尼治疗敏感期后不可避免地出现获得性耐药。第二代 ALK 抑制剂的结构与克唑替尼明显不同,故能够抑制继发获得性突变。其中以 LDK378 治疗常规 ALK- 阳性肿瘤与表达突变 C1156Y 的肿瘤中表现活跃。Alectinib(CH5424802)是一种强效的选择性 ALK 抑制剂,其效力比克唑替尼强10倍,能有效对抗大多数的 ALK 域突变。另外,AP26113 是一种新型的 ALK-/EGFR-TKI 双抑制剂,可强效抑制的突变型包括 ALK L1196M 和 EGFR T790M 突变。

3.VEGFR2抑制剂

目前,作用于VEGFR的分子靶向药物,包括一些已经获批用于治疗的药物(其中大部分药物尚未在中国上市),也包括一些处于试验阶段,有比较良好的治疗前景的药物,还包括一些已经在临床试验中获得阴性结果的药物。Cyramza (ramucirumab)是一种全人源化IgG1单克隆抗体,是一种受体拮抗剂,靶向结合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2的胞外域,从而阻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配体(VEGF-A,-C,-D)的相互作用,并抑制受体激活。Cyramza 通过阻断帮助肿瘤增长的血液供应而发挥作用。这款药物适用于以铂类为基础化疗治疗期间或治疗后肿瘤出现恶化的患者,常与另一款化疗药物多西他赛合并用药。

4.抗EGFR单克隆抗体

针对 EGFR 的单克隆抗体可与肿瘤细胞表面的 EGFR 结合,通过一系列作用导致肿瘤细胞表面的 EGFR 下调并抑制 EGFR 信号通路。此外,单克隆抗体还可通过免疫学机制、如抗体依赖性细胞毒性作用等发挥作用。这类药物有西妥昔单抗、necitumumab、马妥珠单抗(matuzumab)、帕尼单抗(panitumumab)及其他药物。西妥昔单抗是一种人——小鼠嵌合型单克隆 IgG1 抗体,可与表达于正常细胞和多种癌细胞表面的EGFR受体特异性结合,并竞争性阻断EGFR和其他配体,如α转化生长因子(TGF-α)的结合。两者特异性结合后,通过对与EGF受体结合的酪氨酸激酶(TK)的抑制作用,阻断细胞内信号转导途径,从而抑制癌细胞的增殖,诱导癌细胞的凋亡,减少基质金属蛋白酶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产生。

5.PD-1/PD-1抑制剂

PD-1是在凋亡的T细胞杂交瘤中得到的,由于其和细胞凋亡相关而被命名为程序性死亡-1受体,PD-1程序性死亡受体是一种重要的免疫抑制分子,为CD28超家族成员。PD-1主要在激活的T细胞和B细胞中表达,是激活型T细胞的一种表面受体。Opdivo(Nivolumab)、Keytruda(pembrolizumab)和Tecentriq(Atezolizumab)三者均为PD-1/L1抑制剂,该类药物能通过对免疫检查点的抑制来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攻击肿瘤细胞。PD-1抑制剂近期在癌症领域获得重大突破,而其中的Keytruda更是为人熟知。该治疗能成功缩小肿瘤、提高患者生存率。在某些情况下,免疫疗法治疗肺癌甚至会比化疗更为有效。对癌症晚期的患者来说,免疫疗法的进步与发展让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成为了抗击肿瘤的主力军。目前Keytruda更是打败化疗,用于肺癌一线治疗。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